Ida X Private

新闻详情

[Romanza] Mozart!吐槽集中营


上学期复习的时候去上汽文广拜谒亲王,这学期复习的时候去上汽文广还是老样子。

入口的POTO油画我又拍了一张哈哈(Fig.1.)

    

Fig.1.

音乐剧这种东西,没有道理的,必须亲临现场。第一次看LIVE我那个内心波澜哟……明明很早开始刷百老汇的我怎么会这么晚才发现德奥剧的世界……

看TB入德剧坑的我颇不信任别的Leopold, 夜后只认Damrau 也不习惯别人唱咏叹调, 加上大表哥的颜值和黑黑的男爵夫人, 刚坐下来等到大莫还不是Oedo……当时内心哇凉哇凉……

事实证明我对德奥演员知之甚少……

三个小时后

筋疲力尽……

从头稍微捋一遍,歌有53首太多记不太清了……

1.Ich bin musik

   现场第一首泪洒当场的没料错果然是《Ich bin musik》。和亮亮一起去看的,怕他笑话我没敢擦眼角。《Ich bin musik》结束的时候亮亮跟我讲卧槽太感人了我都听哭了然后就抽餐巾纸去擦眼角。太棒了瞬间释然…… TH这首歌的演技我还是更喜欢Oedo,Oedo虽然被喷抓狂三绝技躺地抱头下跪,但《Ich bin musik》这首歌的演技我是真喜欢,太有灵气了。

    Ich bin Takt und Pause

    Dissonanz und Harmonie

    Ich bin Forte und Piano

    Tanz und Phantasie

    Ich bin, ich bin Musik.

(我是节拍,我是休止/我是变化音,我是和音/我是强音,我是弱音/我是圆舞曲,我是幻想曲/我是,我就是音乐。)

 看莫扎特上蹿下跳的样子,听到这样的歌词,真的热泪盈眶。

2. Niemand Niemand wie ich dich so Liebe & Schliess Dein Herz In Eisen Ein

TB的《老爹最爱我的仔》和《钢铁封印你的心》没懂歌词的时候曾经直接听哭过,TB又是两朝莫爸,所以对新来的莫爸有stereotype。虽没TB有气质,但起码唱功不温不火。[地铁上看见TB的人像直接痴汉了Fig.2.

     

          图中有本人,故和谐之。

                                                                          Fig.2.

3.大主教的《我去这怎么可能》

Colloredo也是不温不火。感觉中国粉丝太爱给演员取各种奇怪的外号了什么大表哥男人哥淘宝叔球叔刚入坑的人分都分不清……文广在卖大表哥的挂历,¥120一份,我流着口水翻完放回去了。Mann那首痴汉Mozart的OST结尾长串形容词丝毫没有不稳的气息,现场真是想直接跪下来听……

对了我终于亲眼发现这回大主教和侍从官的车震不是演员自己抖而是有个马车老司机在前面推的……

4.《星星上的黄金》

男爵夫人叫的第一声Wolfgang那个声线瞬间笃定了这版男爵夫人该会有多出色,还在怕待会《Gold Von den Sternen》的时候要老泪纵横……不过没想到现场收音效果感觉不好,主旋律宽阔的意境没唱出来,高音强度有点没拉上去,现场混响没studio版的明显就少了一丝震撼,但也可能是观众席窃窃私语的原因。不过这头腔共鸣的吟唱……男爵夫人温柔得简直是亲妈……

5.关于歌剧《魔笛》

等Webber母女俩撕逼的时候突然串烧的夜后咏叹调,这个比较失望,Damrau专职夜后十年不是吹的,任何人都比不了。韦伯老妈干脆就直接加念白调了,收音太快而且不稳……没钱看正经歌剧的我只能在音乐剧里吹毛求疵…… 话说表演魔笛谢幕的时候夜后裙子也太蓝了吧……这都快天蓝了……我在想剧组为了演这个镜头还得准备一套魔笛剧组的服装,尤其是帕帕基诺全身鸟毛的那个,就出场2秒,真是太用心啊……

对了, Aleisia 专场秀高音的时候也没有复排版惊艳……感觉有点潦草……

6.《秋千虐狗定情歌》

15年复排版大家都在说Odeo的大莫和他老婆没有CP感。今天去看遇到的是大莫的B卡,叫Thomas Hohler,《秋千虐狗歌》那个duet的契合度……我简直又要相信爱情了……美中不足是莫老婆最后高八度那个尾音吊得有点累了……演员太辛苦……

这是我第一次去看LIVE,还是德扎,所以比较激动……

结尾大莫身死开始又串烧《Ich bin Musik》的时候无语凝噎。《Ich bin Musik》和《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rn los》其实异曲同工,是开始也是结束。谢幕的时候尖叫的声线都不稳,由此可以想见演员们功力是有多足,气息控制力和音色控制,不去现场感受一下真的不知道专业的演出能有多出色。

文广外面摆了架钢琴,旁边立Mozart!的广告然后写欢迎前来演奏莫扎特。我羞耻地摆拍完之后发现有妹子上去就弹肖邦(Fig.3.)……演出快开始了总算听到那边玩钢琴的观众在弹莫扎特了……

            图中有本人,故和谐之。

                              Fig.3.

司令优惠票没了……我私心想再看一遍……但又怕费钱被骂……我到底该不该再看一遍……

而且周边是真的好看 (Fig.4.)

   

                   Fig.4.

能在满二十岁前的最后一天听了德扎的现场,对我的教育意义起码是非凡的。

这是剧作者Kunze的采访原文:

昆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往历史中的人物如何“长大成人”、“找到自我”是他所有剧本中真正的主题:《伊丽莎白》是这样,《莫扎特》和《吸血鬼之舞》是这样,我的新剧《伊丽莎白女王一世》(Lady Bess)和《玛丽·安托瓦奈特》也都是这样。我希望讲述的,是人们如何变得独立自主,如何不再依附他人,以及最终如何得到自身的自由。我总是从历史人物入手,是因为我正好对历史感兴趣,而且是学历史出身。也许因此我对历史人物有着更多了解,或者说他们没什么距离感。’”

看看曲作Sylester Levay的采访,里面有一句很值得人深思的:

如果我们只想将莫扎特的音乐流行化,我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那对我来说在道德层面没有责任可言。

当然剧作本身其实我也有一些槽想吐,但是这不失为一部称得上经典的作品,VBW真的是在重振维也纳戏剧艺术的辉煌”……

最后要感谢亮亮一起结伴同行,今天太开心了。

没有见到A卡见到了B卡,最后放一张地铁里拍的和A卡Oedo小哥哥的合照好了。(Fig.5.)


             图中有本人,故和谐之。

                              Fi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