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a X Private

新闻详情

[Romanza]拒绝用专辑名做标题

[Romanza]拒绝用专辑名做标题
每年说一张专辑罢。

  电影原声带、演唱会与精选辑(仅限生前)都加上也有六十四年,自己是否命久如此倒还是问题。

  从后往前说。

  1、一切言论只代表个人感想,为避免在每句话前都加“我认为”三字的繁琐,先在此强调仅代表个人想法。我把想法PO出来就是为了迎接你们的批评与肯定。

  2、先只讲唱歌的张国荣先生,提到的作品之类范围先限定歌曲及其MV,其余譬如电影音乐剧广播剧等等并不涉及。

  3、作为年轻的后荣迷对张先生指指点点怕得不行,对粗暴地把年轻人在每年四月前后开始各种祭奠张先生的表达方式定义为kitsch的语言暴力避而远之。我承认并检讨自己无法完全剔除自己欣赏过程中的kitsch部分,以及自己对八九十年代香港流行乐坛了解的局限,如果做得过分了请狠狠骂我。

  4、对流行乐并不会欣赏,音乐知识十分拙劣,但自认为有做听众与发言的资格,犯了愚蠢错误还是请狠狠骂我并恳请赐教。

  5、估计也不会有太多人愿意看又臭又长的这么一章,但以上四条也不算多虑。

NO.8 《挪(诺)亚方舟》

张大爷长长大热白金歌单之外的打眼之作。

之前也看到过不少类似“为何《诺亚方舟》这首歌质量如此上乘却并不大众”的问题。这首歌张大爷去世前并未被放在任何一张专辑里,环球发这张死贵死贵的唱片之后才面世可能是原因之一。提问:百科上说20021月发行是什么原理?

背景是2000张国荣受邀担任CASH(香港作曲家与作词家协会)音乐大使[附受任音乐大使的影响资料],为cash颁奖礼写的主题曲。{此段来自百度百科《诺亚方舟》张国荣演唱歌曲}

惊艳的是作曲,这张专辑作为遗作十首有六首作曲是张大爷也实属意料中,私认为是张大爷此专辑中[仅限此专辑。他曲作品中有太多更优秀的无法超越]原创歌曲最美丽的一支。可能是要作为颁奖礼的主题曲所以意境开阔,却是优秀的命题作文。85年之前有太多商业气息浓郁的各种劲歌极易上口但是没有个性,之后开始出现很多把自己唱进去的作品[大约是他至今仍然活着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吧],这与他开始做唱片监制做执行监制尔后开始自编自导MV关联莫大。感觉很多黎小田搞得大卖作品脍炙人口但并不具备永恒流传的资格。好在之后张先生明智地能努力把自己不一样的地方表现进入歌曲,认为原因1、名气大了可以任性2、名气大了可以任性3、名气大了可以任性4、并不愿做大众口味的低姿态揣测者或唱片公司收益至上理念的服从者,生来是个突破者与引领者不然至少断不会成为我深爱的大爷……【本来断不会之后想表述一点更理性的东西就这样先丢着回头再改好了 捂脸】5、真实。鉴于他的资料他的故事被我接收已至少是二手,现在人们对张国荣是否过誉是否已神化的问题现在我倒已经不太感觉困扰,毕竟历史从来没有真实。作品优秀即可。

打住扯皮。说这首曲子的作曲,注意切题。

曲调必须与词联系了。插一句:鄙视百科上的做法。百科上说“
以《圣经》故事‘诺亚方舟’作喻,恰到好处地形容了音乐对于世界的救赎意义等等”【原文是的灰阿姨写的】。只在不显眼处提到作词是周礼茂先生。这样写容易让人误认为这一阙与歌简直共生的好词是张先生的功劳,哎我说这个不大好。

意境开阔,恢弘,难得的是开头色温并没有太冷。词中“金光”二字,曲中颇有金属音色的吉他的一连串单音,与张先生最后一个时期病重沙哑却以情取胜的嗓音三者多一样画蛇添足少一样风采大减。非要过分挑剔的话,亮色的吉他独奏轨结束得有点突然,立刻换成颜色较为平和的扫弦与弦乐[渲染基调的贝斯先不管的]似乎也是优点,毕竟是A段重复的第二第三遍,第一遍已经成功做好了开始。两个声道,一边扫弦压低一边弦乐压低。[论购入优秀外放设备的必要性。我的耳朵早已饥渴难耐,我的钱包却无动于衷。不可过分守财!在耳机身上挥霍一回又如何!]“从没有中生有”三遍引领的三段,大气端庄。“从有之中解构,人间不会休”这句可是惊艳到我过的。启承都不错,第三段那几句略微逊色,但是副歌到来前的最后一遍重复十分出彩,唱法也是,“解构”二字咬字轻松随意,举重若轻[是从歌词含义上来讲]。而且chorus也正是在“从有之中解构”这一句开始垫进去的。有点不满,私以为chorus讲求干净利落,不像独唱可以自由发挥,然而和声部分“愉快就似新手”中“似”这个字发挥不如意。

副歌歌词。

 

 我跟你已属太幸运

 每一个故事都有过兴奋

 任何风雨背后总有你 并肩共行

 缺不了破浪抱着睡 怕不了偶然空虚

 终生也想伴随 一世伴随 乘风去

不够资格,无话可评。

副歌这一段已精妙绝伦,不过,真正显作曲功底的是后一段过渡。

  何妨人海天天换场地

  无穷情歌首首就如创世纪

  原来人生之大 无中生有因你

  给我 做我自己

事实上得我泪眼的每次都是这一段。副歌本已开阔宏大,过渡段还能再转。首次听得“创世纪”三字,惊得说不出话来。像在旁观一个人破茧,破除他的旧世界,能触摸到他羽翼生长的疼痛和命运流淌的逼仄。

言语不清。初期的青涩,中期的辉煌,后期的平和。磅礴大气来之不易。这种平和要借他人之手来表达了。

死亡不是结束了生命,而是走出了时间。  ——余华《活着》

除却《我》、《I honestly love you》等私认为可以标志他整个生命的作品外,我认为这一首作品作为他的生理生命的一个收尾,实在合适不过。



TO BE CONTINUED


我爱你张大爷=-=